本篇文章1133字,讀完約3分鐘

都市新聞亭,請慢慢取下… …

住在北京通州區的作家滎平至今仍有瀏覽報紙的習性。 使她不安的是,去年8月她家附近的4家報刊亭在半個月內消失了。

附近最后一家報刊亭拆除后的第二天,腿腳有殘疾的亭亭向依然來買報紙的老客戶們解釋說,政府將為我們提供一家新的、更漂亮的報刊亭。 半個月后可以裝好。 但是,一個多月后,滎平沒有看到新的報刊亭成立,丈夫不見了。 滎平必須開車去離家很遠的地方買報紙。

【快訊】多地"拆亭" 報刊亭有無存在價值?

在更多人選擇刷屏讀新聞的時代,報刊亭還有價值嗎?

滎平有自己的想法。 她今天仍然認為報刊亭是城市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制度的重要一環。 為此,她寫了《幾點思考和建議》并發送到了北京市有關部門,并得到了回答。

相關部門感謝滎平先生的熱心,但表示重視這個問題。 但滎平還是擔心新聞亭的命運。

守亭者的百味

準備回家鄉的農民問他是否知道報紙零售業的狀況越來越差。

家附近的報刊亭被拆毀之前,滎平喜歡買《參考信息》《作家文摘》《文摘報》《網民》&hellip。 …

每次買時報的時候,都要向亭的主打致意,謝謝。 偶爾說幾句話。 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,從哪里來的。 這是有習性的生活習慣。

社會車輪不斷前進,許多人的生活正在經歷著變革。

在北京宣武門一帶經營報刊亭的何克長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。 他從前任經營者那里接到報亭才兩年多。 如500米之外的河南老鄉老彭,經營報刊亭已有13年,經歷了紙媒的輝煌歲月。

那年的好時候,一天能輕松賣出幾百份報紙。 老彭營的報亭在地鐵入口附近。 據他回憶,生意幾乎從去年就清淡了。 那一年,美國蘋果公司發布了劃時代的手機iphone4,宣告了移動網絡時代的到來。

何克長原來在十字路口經營自行車,騎自行車的人少了,騎電動汽車的人多了,他又學會了電動汽車的維護。 過去,他一直羨慕在旁邊經營報亭的農民。 總之有避雨的地方。 準備回鄉的農民問他愿不愿意接手,他知道報紙零售業的情況越來越糟,斷然接受了。

【快訊】多地"拆亭" 報刊亭有無存在價值?

現在最暢銷的是《北京晚報》,每天可以走10部以上。 其次是“參考信息”。 平時,何克長很少自己看報紙。 他很喜歡看《參考信息》。

下午3點左右,發行人發來了當天的《北京晚報》和《法制晚報》。

此時,何克長手被從厚厚的手套中拔出。 竟然在手套下面套了塑料袋。 這里冬天很冷。 開口防止子。 何克長又取下手上的塑料袋,將寄來的《五色土》副刊的一份插入《北京晚報》。

過了一會兒,上了年紀的老街坊們來晚報了嗎? 老街坊和何克長早就有默契。 何克長有時和顧客打招呼。

北京人認人。 一認識你,他們就會來訪很久。 老彭總結說。 他的情況和何克長差不多。

現在買報紙的還是老年人居多。 一份報紙賺兩毛錢。 雜志差不多是20%的利潤。 報紙擊中手后,需要賣五份報紙還書。

標題:【快訊】多地"拆亭" 報刊亭有無存在價值?

地址:http://www.takeamove.com//myjy/23726.html